SAT 是“有钱人的工具”还是“GPA 的照妖镜”?加州大学陷入两难

College Board 的副总裁 Jessica Howell 曾表示,以公平的名义去更多以来高中成绩是一种“误导”,因为分数膨胀也跟财富有关。

观点一:GPA 才是衡量学术能力的标准,SAT 考试的缺陷太大,无法正确衡量学生的能力;

GPA 高、SAT 较低的学生在大学的表现如何?

但是,对于大学的招生官来说,问题并没有上述数据展示的那么简单,我们接着讨论第二个观点。

Melissa 是单亲家庭的孩子,她和移民来美国的妈妈生活在一起。因为家境贫困,所以她们根本无法承担昂贵的 SAT 考前培训费用。在考试前一天 Melissa 还在坚持打工,凌晨才疲倦地回到家里。

GPA 高但是 SAT 成绩低的学生在大学的表现如何?对于这个问题,加州大学河滨分校(UCR)给出了一些答案。

不过这个数据也从侧面体现出,如果加州大学取消 SAT 的门槛,那么六年毕业率会受一定程度的影响。

这项数据还对 GPA 在衡量学生对应科目掌握程度的可靠性进行了研究。调查发现,在代数Ⅰ科目中拿到 A 的学生中,真正达到最高熟练度的学生只占 21%,获得 B 的学生中,有 57% 的学生并未达到升学的要求。

但幸运的是,她 4.1 的 GPA 成绩保住了她,最终被加州大学河滨分校录取,如今大二的她学习成绩优秀,在大学的荣誉课程中大部分成绩都是 A,她未来的目标是进入法律或公共政策领域工作,此时她正在为自己的理想努力奋斗。

观点二:SAT 考试虽然有缺陷,但也依然是衡量学生高中成绩的重要标尺。

跟博文儿聊干货

Melissa 说“ SAT 成绩并不能决定你在大学的学术表现。”

削弱标化考试,过分依赖 GPA 存在的弊端

再次梳理一下目前存在两个观点:

到底是什么样呢?我们分别讨论一下这两个角度。

两年前,Melissa 还是美国丰塔纳 Kaiser 高中的学生,正值申请季的她却考砸了 SAT 考试,成绩非常差,排名在全美末端的 3%.

在加州大学的 9 所本科校区中,UCR 的入学新生 SAT 平均分排名倒数第二,平均分为 1260. 但是 URC 在 U.S.News 全美大学低收入学生毕业率排行榜中名列前茅。UCR 24000 名学生中,多数学生来自低收入家庭,也是家里的第一代大学生,10 个人中有 4 个人属于少数族裔。

加州大学河滨分校的本科招生官 Emily Engelschall 表示:虽然 SAT 考试存在缺点,但是在评估差异很大的 GPA 成绩时很有帮助。她担心放弃标化考试成绩,可能会加剧“分数膨胀”的情况。

Jessica Howell 表示,分数膨胀才是真正严肃的问题,而且这个问题在富人社区的中学更为严重。

最近加州大学面临的压力越来越大了,加州部分学区、社会团体及学生联名上书要求加州大学取消 SAT/ACT 考试。原因是这两项考试涉嫌“非法歧视残疾人、低收入和少数族裔学生。

以这批学生中高中GPA 3.75 以上、SAT 成绩在 900 分以上的学生为例,SAT 成绩的高低并没有对他们在大学的表现造成太大影响:

2018 年,CB 对北卡罗莱纳公立学校的 8-10 年级学生的自 2005 年-2016 年之间的成绩做了一项调查,研究显示,随着时间的推移,学生的 GPA 中间值全面上升,但是较富裕学校的学生 GPA 中间值上升幅度更大。

因为加州大学规模和影响力,“是否不再将 SAT/ACT 成绩作为必要条件”这个问题也引起了国际上的关注,加州大学学术委员会表示预计将在明年 2 月份之前发布相关考试建议。

此前有研究表明,高中成绩是衡量学生学术能力的最好的指标,它不像标化考试那样,受到家庭收入、父母教育水平和种族的影响。

加州大学学术委员会陷入了两难的境地,他们会如何解决呢?分控 UC 系是否也将踏入 Test Optional 的行列呢?或许答案就快揭晓了。

在讨论这个问题之前,咱一起看个小案例。

首 发 公 众 号:跟博文儿聊干货

在我看来,这双方的观点都能站得住脚,在这里 SAT 考试同时扮演了“服务富人社区的工具”和“衡量 GPA 真实性的依据”。

从上述数据中可以看出,高中阶段 GPA 高的孩子,在大学时的表现不会差,在某种程度上第一个观点得到了证实。

但是美国大学理事会(College Board)则持有不同的态度。

那么问题来了:

SAT 成绩在 900-1090(下文称为较低分段) 之间的学生六年毕业率为 81%,而 SAT 成绩在 1100-1600(下文称为高分段)之间的学生六年毕业率为 83%;较低分段的学生大二返校率为 91%,高分段的学生第二年返校率为 94%;较低分段的学生第一年平均 GPA 为 2.78,B-,高分段学生第一年平均 GPA 为 3.36,B+;至于那些 SAT 成绩低于 900 分的学生,他们表现相对较差,六年毕业率为 73%, 但是他们的表现依旧比 SAT 成绩相当但 GPA 更低的学生优秀,后者的六年毕业率为 65%.

他们认为高中成绩搭配标化考试成绩才能更好的衡量学生的学术能力,如果抛开 SAT/ACT 成绩,只参考学校成绩,可能会加剧不公平现象,因为据 CB 的调查显示,富人学校的“分数膨胀”现象更严重。(分数膨胀也就是 GPA 作假)

数据显示:大学成绩最优秀的那一批孩子,SAT 成绩和高中成绩都很优秀;但是,标化考试成绩相对较低、高中 GPA 优秀的学生也没有比前者差多少。

发布时间:19-12-2510:31

UCR 提供了 2012 年和 2013 年入学的 7889 名新生的 SAT 成绩、高中平均成绩和大学成绩。

分控加州大学难道也要变成 Test Optional 了吗?虽然这跟国际生无关。

免责声明:文章《SAT 是“有钱人的工具”还是“GPA 的照妖镜”?加州大学陷入两难》来至网络,文章表达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文章版权属于原作者所有,若有侵权,请联系本站站长处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